梦到一幅荷花画-画成一幅画

读音:[fú]部首:巾五笔:MHGL释义:1.布帛、呢绒等的宽度:~面。单~。双~。宽~的白布。2.泛指宽度:~度。~员。振~。3.用于布帛、呢绒、图画等:一~画。用两~布做一个床单儿。

妈妈的个子高高的,身材很苗条。她喜欢穿一身黑色的衣服,穿着高跟鞋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,像春天的柳树一样婀娜多姿。

妈妈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她的眼珠就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黑珍珠,又黑又亮,漂亮极了!

”当我考试取得好成绩的时候,她就会用赞许的目光看着我,仿佛在说:“你真棒!

”妈妈的眼睛上有两条又细又弯的柳叶眉,眼睛下面有一个非常挺拔的鼻子,就像一个将军挺直了腰居高临下。

妈妈有双勤劳的手,我摸着她的手心总感觉毛毛糙糙的,那是妈妈操持家务、辛勤工作的结果。

这就是我漂亮、能干的妈妈。我准备在妈妈生日那天送给妈妈,给妈妈个惊喜,我想妈妈一定会很喜欢我给她画的这幅像的。

在下着大雪的江面上,一叶小舟,一个老渔翁,独自在寒冷的江心垂钓。

就连船篷上,渔翁的蓑笠上,当然也都是雪。《江雪》唐代:柳宗元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

诗人所要具体描写的本极简单,不过是一条小船,一个穿蓑衣戴笠帽的老渔翁,在大雪的江面上钓鱼,如此而已。

背景越广大,主要的描写对象就越显得突出。诗人用“千山”、“万径”这两个词,目的是为了给下面两句的“孤舟”和“独钓”的画面作陪衬。

离现在最近的一段时间我最喜欢的一幅画是让·霍诺热·弗拉戈纳尔的《读书的少女》。这幅画创作于1776年,据我手头上的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的《绘画史鉴》介绍,现收藏于美国华盛顿国家美术馆。网络上本尊照片是这个样子:在书里它是这样:为了这份喜爱,我曾经拙劣的diy了一张挂在了自己的书房里,这个diy一度使我对自己的审美和能力都产生了巨大的质疑。最后的效果是这婶的:允悲三秒再继续说下去……其实我当时喜欢这幅画的原因几乎和艺术没有什么关系。着眼点在行家看来,可能都是荒谬的。第一:我喜欢它描绘的主体对象是一个“读书的女子”,放在我的书房里很“切题”。第二:我喜欢黄色主色调带来的明亮、温暖、温和、温馨之感。第三:我喜欢椅子靠背蓬松柔软的既视感,让我觉得放松而舒适。"喜欢"这感性的东西给出了宽松的选择余地,如果从存粹专业的艺术审美上去考量的话,我想这个题目我是无法回答的。“喜欢”,具有极强的个别性和自由性,不必去追随主流或者尊崇权威。现在我不是不喜欢这幅画了,只是没有曾经的那段时间那么喜欢了。人的审美是会随着时间、心情、经历而改变的。早前,很长一段时间我喜欢过米勒的《晚钟》、喜欢过莫奈的《印象·日出》、喜欢过德加的《调整舞鞋的舞者》……在某段时间内,它们都曾经是我的最爱!我毫不怀疑,将来可能会有另外一幅其它的什么画作成为我的最爱!我是襟亚,谢谢阅读!

春天来了,燕子从南方归来了,它一身乌黑亮丽的羽毛,一双俊俏轻盈的翅膀,在天空中啄着树枝准备回家重新建巢。我仿佛听见它说:“我又可以搬新家了,我好快乐啊!”杨柳吐出了绿色的新芽我来到小河边,看见堤岸上,充满了生机与活力,夏天的时候,人们就可以靠在它的身上乘凉了,它是多么快乐啊!我听到了溪水“叮咚叮咚”地唱着欢快的歌儿,我问:“小溪,小溪,你要到哪里去?”小溪说:“我要流到小河里,在路途中我可以滋润田野,湿润土地…我能为人们做出点儿贡献我很快乐!”我来到了一座花园里,万紫千红的花儿,粉的似霞,白的如雪,红的似火,可真漂亮啊!人们赞美着这美丽、鲜艳的花儿。花儿听着赞美之辞,快乐极了。我来到田野里,天上下起了蒙蒙春雨,这春雨湿润了小草,让小草更加翠绿,湿润了大地,让大地更加柔软…农民伯伯露出了甜甜的微笑,他们播下了南瓜种、玉米种……他们也同时播下了希望,希望来年秋天能有一个好收成。他们仿佛看到了茄子穿上了紫袍,冬瓜披上了白纱,高粱举起了火把……他们有快乐的笑了。我又来到了大宁河边,我看见小朋友正在漫滩路上奔跑着,放着五颜六色的风筝,看着他们甜蜜的笑容,我也快乐的笑了。春天是多么美好,多么甜蜜,多么艳丽啊!我喜欢春天,因为她让世间的一切都这么快乐!